当前位置:首页   > 资讯中心 > 政策法规

资讯中心News

让工伤农民工沐浴法治阳光

在当前社会经济快速发展、安全事故高发的大背景下,部分工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得不到有效保障,出现了依法维权困难的局面。我国工伤事故农民工维权的状况如何?政府部门及民间机构为何开展工伤致残农民工的法律援助行动?下一步,应如何做好工伤农民工维权和法律援助工作?就此,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公益法律事务委员会秘书长、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律师时福茂表达了看法。


工伤外包
 

农民工

更信赖"法律武器"






农民工所从事的工作集中于建筑、加工制造、服务等行业,这些行业普遍存在劳动强度大、生产安全系数低、环境恶劣等特点,极容易发生安全事故。虽然法律明确规定职工在接受安全培训后才能上岗,但实际上有些企业违反法律规定,不对工人进行培训就要求其上岗工作。


超时加班也是工伤发生的重要原因。虽然法律明确规定劳动者的工作时间是每天不超过8小时、每周累计不超过40小时,但对于农民工来说,超时工作是普遍存在的现象。长时间、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下,他们已筋疲力尽、意识模糊,无法准确控制自己的行为,即使了解安全生产知识也极易发生工伤事故。此外,劳动保护条件不符合要求也是容易发生工伤的原因之一。


没有基本的安全生产培训和劳动保护,再加上长时间的加班工作,导致农民工受工伤的风险大大增加。农民工大都是青壮年,如果因为工伤而落下残疾,不仅其本人将来的生活难以有保障,而且整个家庭都有可能因此陷入困境。



工伤外包


重工伤不建议

私了解决






工伤事故赔偿属于劳动争议,按照《劳动法》《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》以及《工伤保险条例》的规定,需要按照"一裁二审"的程序来索要工伤待遇。与普通劳动争议不同,工伤待遇索赔往往不是一个争议,而是围绕工伤问题的"一束"争议,如确认劳动关系的争议、是否为工伤的争议、伤残鉴定的争议、工伤待遇的争议等。


从我们接触的案例来看,劳动者遭遇工伤事故后能够走完工伤认定、赔偿等全部程序的并不多。农民工宁可放弃自己的一部分权利来私了和解,原因是多方面的:工伤农民工不了解工伤赔偿方面的政策,所以,用人单位如果主动提出私了,一般都不会拒绝;有的工伤农民工没有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,难以认定劳动关系;用人单位没有给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,即使认定了工伤,走完法律规定的程序,最后还是由用人单位来支付赔偿金,农民工不想和用人单位把关系弄僵,所以不少人在发生工伤后选择与用人单位私下商量赔偿事宜。


对于很多外地的工伤农民工来说,他们根本拖不起时间,也承担不起维权成本。漫长复杂的维权程序妨碍了农民工主张权利,却使用人单位有时间转移资产,使诉讼失去意义或面临风险。


此外,大部分工伤农民工在初步治疗后急于拿到赔偿金用于二次治疗,而二次手术费同样需要走工伤待遇索赔程序,仲裁过后两审再加上强制执行,就可能延误工伤的二次治疗,情况严重的很可能小伤拖成重伤或者就此落下残疾。如果能牺牲自己的部分权利来换取尽早拿到赔偿金,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解他们的燃眉之急。即使求助于法律援助机构,如果证据太少或程序上遇到难以逾越的障碍,律师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也会主张让当事人私了。


如果争议不大或者数额较小,可以私了。但对于1-4级严重工伤,对于私了解决,我本人是持反对态度的。这些重工伤农民工如果选择认定工伤,享受工伤保险待遇,每月伤残津贴或者护理费可以解决其今后生存生活问题,但如果选择一次性解决,随着物价上涨和社会发展,赔偿资金往往不能保障工伤农民工本人生活和治疗。另外,《社会保险法》和《社会保险基金先行支付暂行办法》规定,即使没有参加工伤保险,康复费用也由工伤保险基金垫付,所以不建议私了。



政府部门为工伤农民工

提供法律援助服务意义重大






"法律面前人人平等"是现代法治国家普遍遵循的一条基本原则。当前,工伤农民工在维权中仍存在程序复杂、成本较高、单位参保率低、工伤农民工得不到及时治疗等问题。此外,不少农民工文化水平较低、法律知识欠缺,在一些贫困或偏远地区,公共法律服务无法满足农民工需求,这造成了他们在实际生活中获得法律保护机会的不均等。


对工伤致残农民工来说,他们非常需要专业法律援助。因为其中一部分人发生工伤后会因伤致残、因残致贫,更没钱聘请律师,为这些贫困群众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援助是雪中送炭,有利于精准扶贫,有利于维护社会和谐稳定,有利于更好地满足困难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。



培养更多维权律师

势在必行






充分保障农民工合法权益,要发挥法律援助应有之功效。在微观层面,应该完善农民工法律援助制度,加强法律援助机构及人员的专业化建设。工伤致残农民工维权案件通常较为棘手,这对承办律师提出了较高的专业要求。下一步,有必要培养更多的维权律师,这样既能充分调动民间力量参与农民工法律援助制度建设,也能减轻政府压力。同时,建议农民工法律援助机构组织援助律师进行专业培训,各机构之间及内部应定期举办交流会,相互学习先进经验。此外,还应发挥工会的作用,增强企业法治意识和社会责任,加强农民工法律知识学习和自我保护意识,让农民工有"靠山"。

 

第一,强化人社行政部门职权,简化工伤认定程序,方便农民工申请工伤认定。


第二,进一步明确工伤医疗费由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制度,加强可操作性。


第三,不参加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应当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。


第四,进一步加大工伤预防力度,确定更高比例的工伤保险基金用于工伤预防项目建设,而非救治、康复和工伤赔偿。